免费观看操逼软件

云深趴在柜台上,死死地盯着孙叔,“孙叔不和我解释一下?”

孙叔瞥了眼云深,然后换个姿势继续看报纸。

云深说道:“保险柜里面的药,是师父辛辛苦苦配出来的。为了配这些药,光是搜集药材就花了两三年的时间,用的全是名贵稀有的药材。花费那么大的代价,最终只成功了五粒。孙叔就这么轻易地卖给了胡方随一粒,是不是太过草率?还是说这件事情有内情?和师父有关系?”

孙叔有些不自在,只得哈哈一笑,掩饰一下内心的尴尬。

孙叔放下报纸,耐心地对云深说道:“小云啊,孙叔是不靠谱的人吗?孙叔会随便将你师父配的药卖出去吗?今天来的这位胡方随,你师父早在出门前就打过招呼。你师父说,要是哪天胡家来了人,就将保险柜里面的药卖一粒给胡家。就连一百八十八万的价格也是你师父定的。”

云深皱眉,“为什么?师父配出来的药,不敢说能医死人肉白骨,至少能在关键时候保人一命,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。这么贵重的药物,为什么要随随便便卖给胡家?”

孙叔摇摇头,说道:“具体原因我不清楚。我只听你师父随口提了一句,你师父好像是欠了胡家人一个人情。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吧。”

这个理由没有说服云深。偏偏老宋现在不在,云深找不到答案。

云深有些郁闷,干脆回了房,给老宋发了一封邮件。

老宋出门将近半年,云深陆陆续续给老宋发了十几封邮件,一直没有得到回应。

这一次,云深以为和以前一样,依旧得不到回应。却不料,中午的时候,云深收到了老宋的回信。

云深意外极了,和李思行一起坐在电脑前看回信。

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

老宋在邮件里,没有回答云深的问题。云深的疑问依旧得不到解答。

不过老宋提了另外一件事情。

五日后,东州金山市会有一场私密性极高,只有内部人士参与的奇珍药材拍卖会。老宋本来要出席,结果因为有事在身,五天后没办法赶到东州。老宋要求云深和李思行一起前往东州金山市,代表他参加这场拍卖会。

老宋直接给了云深一千万的额度,还给了云深一份名单。只要有名单上的药材出现,就一定要不惜代价的拍下来。

老宋还说,请帖已经快递到安和堂。让云深收到请帖后,就赶紧出发。

云深看完了邮件,和李思行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李思行张了张嘴,有点不敢置信,“一千万?随便买?”

云深点点头。一千万不多,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,绝对是天文数字。老宋有千万身家,云深一点都不奇怪。身为九玄门青峰道人坐下二弟子,如果连千万身家都没有,那才叫失败。

云深这会觉着老宋忒小气。老宋都说了,那是奇珍药材拍卖会,一千万能买什么东西?还不够塞牙缝。

真要是看到合适的药材,别说一千万,就是两千万也要买下来。

云深对李思行说道:“一千万太少,我该问师父多要一点。”

“一千万还少?”

李思行暗自咋舌。他父母过世之前,李家在当地也是数得着的富裕人家。但也没有富到一千万太少的地步。

云深当即给老宋去信,要求提高额度。云深的要求是三千万。正所谓漫天要价,落地还钱。开高一点,好歹给老宋留点还价的空间。

十几分钟后,老宋回信了。

这一回,老宋直接给了云深两千万的额度。并且强调,这是最高限额。

李思行看着云深和老宋通过邮件一来一回,很快就敲定了两千万的额度。他仿佛第一次认识老宋和云深。这两个人说起上千万的数目,那态度就像是在说几块钱的事情。

李思行盯着云深,他想给云深相面,看看云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可是无论李思行怎么看,云深的面相都是一团迷雾,看不清,猜不透。

李思行一脸挫败,这个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老宋说,云深的面相诡异,连他也看不透,让李思行不必钻牛角尖。可是李思行就是不甘心。为什么所有人里面,就只有云深的面相是一团迷雾。

云深才不会告诉李思行,她是重生来的,这身体早就换了一个灵魂。李思行要是能看透她的面相,那才是真见鬼。

此时,孙叔在楼下喊道:“小云,你有快递。”

“肯定是师父说的请帖。师弟,你下楼帮我拿一下。”

李思行点点头,直接下楼拿快递。

李思行一走,云深终于不再掩饰自己,她手心出汗,思绪飘远,有些魂不守舍。

金山市紧邻江州,离陆家所在的江州江安市只有两三个小时的车程。

五年来,云深一直在忙,忙着学习医术,忙着开始新的生活。她将上辈子的事情,埋在心底,轻易不会翻出来。

但是上辈子的事情,她一直记着,一直没敢忘记。尤其是临死前半年的事情,云深曾无数次的回想,一个一个细节的串起来。

拜这辈子的好记忆所赐,上辈子临死前半年发生的事情,云深记得越来越清晰。清晰到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。

如今,她终于有机会离开汉州,前往江安市一探究竟。

“师姐,这是你的快递。看笔迹肯定是师父寄来的。里面装的应该就是师父说的请帖。”李思行拿着一份快递走上来。

云深回过神来,努力平复起伏不定的情绪,若无其事地拆开快递,里面装的果然是请帖。

云深对李思行说道:“师弟,你会跟我一起去金山吗?”

李思行点头,“师姐一个人出门,我不放心。”

云深笑了笑,“那我现在订机票。”

云深订了第二天上午十点的机票。

第二天一早,两人提着简单的行李,打车直接去了机场。飞机准时起飞,到下午一点的时候,两人顺利到了东州金山市。

两人先去酒店安顿。

酒店是老宋指定的,富悦大酒店。几天后的拍卖会,就在富悦大酒店顶楼举办。

据说,这个神秘的奇珍药材拍卖会,之所以能办起来,还办了这么多年,全靠富悦大酒店的老板本事大,路子广,有信用。

在酒店安顿好了后,云深问李思行,“师弟,离拍卖会还有几天时间,你要出门逛逛吗?”

李思行喜静,他摇头,“我就不出门了。师姐一个人出去玩吧,记得带上手机。”

云深笑了起来,她就知道李思行不会出门。

云深点头,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先出门逛一圈。要是晚上我还没回来,你不用担心。到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云深出了酒店,直接打车去汽车站,很快坐上了前往江安市的长途汽车。

当汽车离江安市越来越近的时候,云深反而平静了下来。免费观看操逼软件